新疆稳定与地区经济发展法制保障研究基地
 
收藏本站

敦煌铁路全线开通运营 “一带一路”添金桥

4

12月18日,地处中国西部的敦煌铁路全线开通运营。

至此,一条穿越无人区、闭环式的钢铁大动脉横亘在祖国西部的版图上,铁路西部路网布局进一步完善。

敦煌铁路位于甘肃省酒泉市和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境内,是连通甘肃、青海、新疆、西藏四省区的一条便捷通道,是国家“一带一路”发展的战略要道,也是《中长期铁路网规划》的重点工程。敦煌铁路北起兰新铁路柳沟站,经敦煌、阿克塞、肃北,穿越祁连山脉进入青海省,沿马海、大柴旦,引入青藏铁路西格段饮马峡站,线路全长671公里。设计时速120公里每小时,为单线电气化I级铁路。

敦煌铁路的开通运营,不仅对完善我国西部铁路网布局、加强西北四省区经济往来与交流合作、推进柴达木盆地资源开发、带动西部地区旅游业发展、助力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还将彻底改变新疆、西藏乃至中亚国家之间铁路运输迂回绕行的历史,缩短乌鲁木齐至拉萨之间的通行距离,大大节省旅途时间,为沿线民众出行带来极大的便利,有效拉动发达城市与欠发达地区时空距离,助推 “一带一路”建设。

一隧越大山、一桥架大漠

敦煌铁路,是建设在沙漠戈壁的普速铁路。在长达6年的建设中,筑路大军在“激昂向上、挑战极限、品质至臻、和谐共赢”的精神引领下,为当金山隧道安插上了“呼吸管”,使宛若蛟龙的沙山沟特大桥横跨沙漠,让敦煌铁路成为大漠深处的独特风景。

当金山位于甘肃省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南面50公里的祁连山与阿尔金山交界处,20.1公里的当金山隧道,作为连接甘、青、新、藏四省区的“血脉”,是敦煌铁路的控制性工程。

始建之初困难重重,虽然列车通过当金山隧道只需要短短的10分钟,可为了打通这条中国最长的单洞单线高原隧道,建设者们坚守了2000多个日日夜夜,在3000米海拔的高原上攻克了10条断层带,历经5年时间寻找适用方案,最终解决了单线特长隧道施工通风、高寒高原地区普速铁路隧道防冻害等一系列难题,同时创造了高原特长隧道施工零伤亡的安全纪录。

全线重难点工程——沙山沟特大桥,是我国唯一一座穿越活动性沙漠地区的特长桥梁。为保证圆满完成整座桥梁的建设任务,敦煌铁路项目部积极组织方案研讨会,进行科研攻关。在桩基施工中不仅选择了全护筒跟进、泥浆护壁等施工工艺,该工法填补了国内沙漠地区桩基施工中应用的空白,还采用了“两布一膜”包裹及“动力水滴灌”相结合的养护措施,有效解决了高寒干旱地区空心墩表面失水收缩开裂的质量问题。

尽管地处高原戈壁、大漠腹地,环境恶劣,空气稀薄,可筑路大军恪守初心、笃定前行、迎风斗沙,被高原风沙与紫外线染成的古铜色脸颊成为奋斗者们最好勋章。正是这种“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般勇往直前的决心和勇气才使得昔日人迹罕至、飞鸟不驻的不毛之地,成为如今实施西部大开发、造福沿线百姓的必经之路。

披星戴月、奔跑筑梦

为确保敦煌铁路全线顺利开通运营,兰州局集团公司建设部、工程质量监督站、敦煌铁路公司等部门联合发力,业务部门和各接管单位精兵强将常驻现场、全面指导,持续推进工程质量克缺和验收工作,并积极组织沿线车站工作人员进行新线开通培训,从线路知识普及、服务质量提升、作业标准落实等方面入手,协同发力、勠力同心、顽强拼搏,为全力确保按期、优质开通运营打通了“最后一公里”。

敦煌铁路线上,最常见的是呼啸而来的大风和比青藏铁路还要稀薄的氧气。多少次,他们或坐或蹲在线路边上,吃着简易的盒饭;多少次,他们颠倒了白天和黑夜;多少次,他们曾穿越40公里横风区,“晓辞玉关城头月,夜宿当金断崖边”。

他们将满腔热情和奋斗的汗水洒在了敦煌铁路的每一寸钢轨、每一座桥梁上,他们用坚定而执着的信念、平凡而朴实的身影,谱写着与严酷的自然环境英勇抗争的传奇!

今年49岁的独云龙,2013年调入敦煌公司。刚到敦煌公司,他就瞄上了最难啃的硬骨头——全线重点控制性工程当金山隧道,他主动请命,只身前往当金山进行蹲点调研。其间,他认真组织设计、施工、监理单位有关人员商研施工方案,细化分解各掌子面施工计划,制定兑现落实措施,每日对照施工日进度完成情况,认真分析施工组织执行情况,查找影响施工进度的关键问题,及时组织现场人员商讨解决方案,确保工程进度有序推进。并积极组织建设、施工、监理、设计等四方开展工艺创新,对Ⅳ、Ⅴ级围岩采用微台阶法施工,在仰拱开挖过程中采用激光收敛监控等技术,形成了当金山隧道大机配套施工作业指导书,得到国铁集团等相关管理部门的认可。

由于长期奔波在“三高”隧道,在2016年独云龙被医院诊断为左心房增大、血红细胞偏高等高原症状,医生、同事和家人多次劝他调整岗位,但他至今依然坚守在“三高”之地。由于出色的工作业绩和表现,2017年,他被评为火车头奖章获得者。

今年48岁的杨建平,是兰州局集团公司嘉峪关工务段敦煌铁路介入组的组长、党支部书记,同时又是阿克塞线路车间的党总支书记。他说:“这里的每一个人就是一个故事,每个经历就是一段传奇,每个笑容就是一道风景。”

李中琪,一个27岁的小伙子,喜欢摄影,爱听流行歌曲,是一个很有才气的年轻人。他的摄影作品虽大多取材于工地,但画面干净、辽阔、深远。敦煌铁路静态验收期间各种施工项目遍地开花,1天要跑好几个施工点。特别是一些关键性、控制性的工程,要求介入组人员必须全过程检查监督,为此,他连续几个月加班加点,奔波于线路工地,迎风冒沙走线路、精调精试灭隐患。在肃北至水坝河区间放散时,有好多次他回去都到凌晨四五点的时刻。考虑到一路上的交通安全,后来他和同事王旭就住在工地,1周轮换一次。推小车检查线路去当金山南,那里是柴达木盆地的边缘,七八月份还穿着大棉袄。风特别大,推轨检小车的时候,手一松,小车就被风吹跑。

杨建平带领介入组的12名同事,秉承“指导、检查、监督、服务”的理念,出色地完成了介入检查任务后,欣然写下这样的诗句——“昆仑遥望万里沙,雪岭风马映红霞。痴心踏遍沧桑路,钢铁大道伴韶华”。

敦煌铁路开通运营后,甘肃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和肃北蒙古族自治县结束了不通火车的历史,一条充满希望的“钢铁丝路”展现在大漠腹地、戈壁荒原,古老的丝绸之路将迎来快速发展的新时代,焕发出勃勃生机。